新华社记者赵承 徐扬 陈梦阳 石庆伟

滚石上山,爬坡过坎。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走到一个关键的历史节点。

滚石上山,山险石巨。辽宁今天正处于这样一个历史攸关之际。

辽宁,东北经济三驾马车的主力,在转型升级阵痛中,能否实现骐骥一跃?

今年上半年,辽宁省地区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财政收入、工业增加值等主要经济数据,出现了负增长。社会舆论广泛关注。

辽宁,新中国工业的摇篮、国家重要装备制造业和重化工基地,在中国制造2025进程中,能否华丽转身?

辽宁经济到底怎么样了?下滑是怎么造成的?如何尽快实现企稳回升?三大问题待解,新华社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东北考察时,提出了着力完善体制机制、着力推进结构调整、着力鼓励创新创业、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要求。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东北振兴时曾指出:事物发展总是与各种矛盾相伴相生……千难万难,只要重视就不难;大路小路,只有行动才有出路。当前的辽宁正在经历转型路上最痛苦难熬的一段时期。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心下,辽宁咬紧牙关、闯过难关、转型升级,必定能够打赢一场翻身仗。

这不仅是东北振兴的发力点,更是破解辽宁问题的最佳答案新常态下,辽宁开始积极探索速度与结构、局部与全局、政府与市场、民生与发展的四重关系,努力实现变中求新、变中求进、变中突破。

三降三升辽宁经济到底怎么样了?

速度与结构:面对经济下行,如何兼顾?

项目库里缺项目,投资大幅下滑。抚顺市长葛海鹰对着上半年的经济报表忧心忡忡。

2014年经济增速5.8%,今年上半年降至2.6%,辽宁省经济正承受着巨大下行压力。

上半年,抚顺市地区生产总值和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均全省垫底。抚顺只是一个缩影。上半年,辽宁全省有6个城市投资降幅在50%以上。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是辽宁投资的三大主力板块,制造业下降幅度最大,同比下降66.5%。

突出重围,如何把握速度与结构的关系?这是辽宁必须解决的第一道难题。

这能完全反映辽宁经济现状吗?显然不是。辽宁经济在承受着巨大向下压力的同时,也有一股推力在萌动。

沈阳机床集团的回答很具代表性:去年以来,企业产量和利润都在下降,但通过结构调整,新推出的智能数控机床I5销售火爆,订单超过4000台。上半年,数控机床产值占全部机床产值77%,比去年同期提高7个百分点。

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说,乍一看,辽宁经济显得荆榛满目,但如果全面、多维度地观察辽宁,也会感受到柳暗花明的希望。

如果拿过去衡量现在,企业账本不好看。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说,但如果从未来看现在,我们正在结构调整中酝酿一场革命。

综合地看,辽宁当前经济呈现出三降三升的局势:

增长不稳,结构优化就会落为空谈。但不改变工业一柱擎天和结构单一的二人转产业体系,稳增长又谈何容易?

经济增速在下降,收入和消费在上升。上半年辽宁经济增长速度下滑1%,固定资产投资下降58.1%。与此同时,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长4.3%和4.9%,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71%,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1%。

辽宁省委书记李希说:要准确把握领会总书记讲话精神,将四个着力贯穿到辽宁振兴的全过程和各个环节当中,坚定不移地追求有质量、有效益的实实在在的增长,坚定不移地追求有利于结构调整、民生改善的增长。

沈阳副食集团副总经理仉树立就感受到了消费的红火:上半年餐饮板块利润增长了20%左右,集团下属的大型海鲜批发市场效益也挺好,全年集团利润要增长6%。

辽宁正在演算着调结构的加减乘除。

为何反差如此之大?上半年,辽宁工业企业困难,但大众创业劲头足,辽宁新增企业5.8万户,同比增长18.2%。辽宁财力困难,但75%以上的财力用于保障民生……

今年,辽宁省安排了20亿元建立产业结构调整股权投资引导基金,以后逐步扩大到100亿元规模。稳增长之牌,与当年扩张规模有着质的变化,新推出274个重大项目,集中在打基础和优结构两个方面布局谋篇。淘汰落后产能和体制机制改革也在稳步推进。

传统产业下得快,新兴产业上得猛。在沈鼓集团车间,一些产品已经完工却迟迟没有发货。这些设备客户虽然交了预付金,现在却因为投资萎缩而不来提货、不交款了,今年上半年产值减少50.4%。沈鼓集团战略发展部部长金娜说。

以结构调整对冲稳增长压力显出成效。与一季度相比,辽宁省二季度降幅正在收窄,筑底企稳,产业结构调整效果也在显现。以机床行业为例,今年1至5月份,辽宁省金属切削机床产量下降,但数控机床产量同比上升,总量居全国第一。

辽宁传统产业如矿山、水泥和钢铁装备等板块遭到重挫,有的企业最大降幅达50%。

经济增速下滑,我们压力很大。辽宁省委常委、大连市委书记唐军说,但是招商选资不能捡到篮子里都是菜,衡量的尺子,就是能不能优化结构。

然而,与沈鼓集团一河之隔的对岸,新的高端装备制造正悄然崛起。沈阳拓荆科技,这家名不见经传,生产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硅片隐形外衣的企业,上半年产值增长了342%。公司正计划投资3亿元,建设国内最大的薄膜设备产业化基地。

当前辽宁经济好比是在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平衡木上做体操,无论哪一边失重,都会跌落。

新松机器人公司、东软医疗公司等战略性新兴领军企业都在快速成长。

辽宁省委副书记、沈阳市委书记曾维说:如果说前十年振兴,更多是通过投资做大总量的话,那么新十年振兴,就必须在保持合理有效投资同时,通过结构调整促进经济合理增长。

一些指标在下降,先行指标在上升。上半年,辽宁的地区生产总值、公共预算收入、固定资产投资等经济指标的增速大幅下滑,同时一些有着未来经济风向标意义的先行指标在逐步回升。

局部与全局:置身中国经济大棋局,应肩何任?

上半年,辽宁省工业用电量同比回升了4.1个百分点。公路货物运输量增长2.8%,铁路货运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辽宁经济遭遇的困难,更多表现在曾经缔造辉煌的传统装备制造业上。传统产业还要不要坚守?辽宁如何寻找自己的新定位?

困难不能低估,风险需高度关注。新旧动能在艰难转换,结构调整在阵痛中推进,体制机制的痼疾亟待革除,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就形成了辽宁经济正攀登的险山、背负的巨石。而新一轮振兴正在积蓄新的势能。

大乙烯、大空分……沈鼓集团为中国工业贡献了一个又一个国产大装置。6月初,我国首套国产10万立方米/小时制氧量空分装置用压缩机组性能测试完,各项指标完全符合标准。沈鼓集团党委书记董峰格外兴奋。

这就是当下的辽宁经济:一方面传统产业在快速消退,另一方面新兴行业又在蓬勃生长。新老转换,辽宁大地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这些新兴产业体量上虽不大,还难以替代传统产业下降造成的缺口,但希望和未来正孕育其中。

10万空分装置,在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煤制烯烃等新型煤化工装置中广泛应用,是现代化大工业必需设备,却一直被西门子等国外企业垄断。沈鼓拿下大空分,再一次打破了跨国巨头的垄断。

有专家分析,非经济因素对辽宁经济的扰动也不容忽视,辽宁统计挤水分,也是导致上半年一些数据降幅偏大的原因。

但是,沈鼓的日子并不好过。不少客户压缩产能,有的甚至取消项目。在辽宁,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5.5%。像沈鼓一样生产大国重器的企业有点抬不起头来。

采访中,不少企业家和专家认为,虽不敢说辽宁经济现在已经到了谷底,但继续大幅下滑的可能性不大,下半年和明年有望筑底企稳。

我们就只看利润和速度指标吗?有着东北人直率性情的关锡友问道:谁能替代沈飞?谁能替代沈阳机床?

三多三少辽宁经济转型为什么这样难?

大连市科学手艺局 阿比让市知识产权局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要把装备制造业作为重要产业,加大投入和研发力度,奋力抢占世界制高点、掌控技术话语权,使我国成为现代装备制造大国和强国。习近平总书记在东北考察企业时的殷殷重托,坚定了辽宁省将装备制造业做大做强的信心。

三驾马车中,投资无疑是辽宁经济的主引擎。但上半年这驾马车明显动力不足,是主要原因。深究其里,三多三少问题十分突出:

一个地区的发展,必须放在国家全局中思考。从装备神舟飞船到参建辽宁舰及舰载机,辽宁装备制造业依然是共和国工业的脊梁。即使再困难,也必须坚守,这是一种责任和使命。

一些地方传统产业存量较多,有市场有条件的新项目较少,需要解决资本有钱无处投的问题。

坚守绝非固守。沈鼓、沈阳机床、北方重工……这批当年响当当的企业正进行着二次创业:它们从机械制造向智能制造转变,从单纯制造向服务制造延伸,从注重国内市场转向海外进军。

鞍钢上半年固投同比下降97%。鞍山市政府一位负责人说,钢铁市场低迷,波及上下游,投资大面积下滑。

新的力量也在萌生。坐落在沈阳浑南区深处的拓荆科技公司名不见经传,却是业内隐形冠军,仅国家千人计划里的专家就有三位。

尽管鞍钢在鞍山经济所占比重仅为1/8,但围绕鞍钢配套的上下游产业加起来,仍顶得上全市经济的半壁江山。

走进公司厂房,透过密闭玻璃窗,看到技术人员在无尘状态下调试设备。这里,制造着用于大规模集成电路生产线专用全自动PECVD设备,打破了我国长期依赖进口局面。

结构单一,必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金凤君说。上半年,经济下行的压力由原字号初字号向传统装备制造业传导更加明显。

像拓荆这样的高成长性装备制造企业,在辽宁还有不少。机器人、IC装备等都在破茧而出。从老工业基地铁西区委书记,调任高新技术开发基地浑南区委书记,阎秉哲感触颇深:铁西在转型升级,浑南在创新发展,两条腿一起走,装备制造业前途不可限量。

传统项目虽多但效益低,新型项目虽好,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需要培育成长的时间。一些专家说,这也是辽宁今年续建项目多,新建项目少的重要原因。

制造业的英雄应是全民推崇的英雄。大连高新区管委会主任靳国卫说,辽宁制造业不能走老路,也不要想一夜暴富。中国制造2025给辽宁带来千载难逢的机会,这盘棋走活了,辽宁仍然是共和国长子!

东北种了几十年的苞米和水稻,一下子要换成其他经济作物,哪有那么快?深圳共享集团董事长路伟表示,一些新产业、新业态在东北还没有发育成熟,无论是上下游产业还是人才,都缺乏配套。这是新项目投资不多的重要原因。

政府与市场:驾驭经济航船,能否各就各位?

一些国企转型中身上负担多,手头余钱少,需要解决他们有项目无钱投的问题。

6月初,辽宁经济仍在低谷徘徊。一些地市党政领导带队到深圳考察。他们本意在于招商,却有了意外收获。

作为中国最大机床厂,沈阳机床集团凭借I5智能机床实现机床智能互联,推出智能工厂孵化服务方案,今年上半年新增订单1.5万台,同比猛增5倍。但企业由于资金趋紧,产能扩张受到阻碍。

一位参加考察的地方官员说:我问一位深圳企业家:为什么选择深圳落户?他说,在深圳想找什么就能找到什么,想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培育创新体系,创造创新环境,服务创新活动,政府这只手找对了用武之地。

一家著名的投资机构非常看好沈阳机床集团的潜力,但终因沈阳机床集团资产负债率过高而止步,企业申办金融租赁业务也因此一直未能获批。

对这一点,辽宁有不少课要补。从一些企业家们对过去长官经济倒出的苦水可见一斑:

现在一沾个煤字,银行就躲得远远的。抚顺煤矿电机公司总经理贾利满说,我们的煤矿防爆电机在全世界都是领先水平,但上半年银行抽贷1.7亿元。企业要转型,没有资金不就是空转吗?

一些地区钢铁、石化行业产能过剩,有不少是政府强力推进形成的;政府给予各种政策扶持起来的一些企业有心栽花花不开,一些没有被特殊关注的企业反而无心插柳柳成荫……

只要给点阳光,我们就能灿烂!采访中,一些国企负责人表示,当前,企业转型升级也到了滚石上山的关键阶段。对于那些确实有市场、有效益的企业,尤其需要金融帮一把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决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形成一个同市场完全对接、充满内在活力的体制机制,是推动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治本之策。

一些民营企业投资意愿多,因对营商环境有担心付诸行动少了些,需要解决他们有钱不愿投的问题。

辽宁在变。无论是简政放权,还是推进商事制度改革,辽宁都在奋力推进。去年下半年以来,分两批取消调整了783项行政审批等事项,各市政府取消调整4736项行政审批等事项。

辽宁民间投资占全省投资的比重达到了7成,是名副其实的投资主力军。但上半年,全省民间投资降幅达到近60%。

在放活市场中找办法、找台阶、找出路,已经成为辽宁干部群众共渡难关的重要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