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舟山,徐世中又回到了宁波,和一家企业开展技术合作,做压敏胶。后来,宁波的城市总体规划改变,这个化工项目被停掉了。

2004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两位科学家通过胶带,从石墨上分离出一层晶体物质——石墨烯。这种厚度仅相当于人类头发丝的十万分之一,强度却可以达到钢铁200倍的新材料,被誉为“黑金”。
短短十几年时间,这座全世界眼中的巨型“金矿”,已经被追捧得炙手可热。中国,成为石墨烯研究和应用开发最为活跃的国家之一。以石墨烯为代表的新材料技术,让我们与世界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全国石墨烯看江苏,江苏石墨烯看常州。2011年,武进创全国之先,布局石墨烯产业。这张崛起的城市产业名片背后,有一位“掘金术士”的身影。
他,曾经历5次失败的创业,屡败屡战直到第6次;他,成功研制高导热石墨膜,打破国际市场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他,不喜亦步亦趋,又在瞄准下一个全球领先……
“你用的手机上,甚至于你见到的市面上绝大多数手机,都有我们的石墨膜。”和碳元科技董事长徐世中的交流,开始于这样的自信和笃定。
10年5次创业成“负翁” 挖掘“黑金”成就全国第一
在碳元之前10年时间里,徐世中通过技术入股的形式,经历了5次“不算成功”的创业。2008年,一次行业内的展会,让他对初次谋面的石墨烯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当时,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科学家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还没有因为石墨烯获得诺贝尔奖;石墨烯,还没有被世界誉为“黑金”和“新材料之王”,远没有今天如火如荼的发展态势。
“这种神奇的材料一旦投入应用,将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变革?”有着多年电子行业从业经验的徐世中,下意识地将石墨烯与电子产品联系起来:利用石墨烯是已知的世上最薄、最坚硬、导热性及导电性最好材料的特性,可以解决电子产品散热难的共性问题。
就这样,徐世中加入了寻找石墨烯产业化方向的大军,开始了第6次创业。2009年,他组建了近10人的研发团队,租用了华东理工大学的实验室,开始产品研发。当时,全球范围内的石墨烯应用研究刚刚起步,团队不仅要解决制备工艺的技术问题,还要自己研制实现工艺的设备。经过1年多时间的高强度研发,成功研制出石墨烯导热膜样品。
然而,从实验室产品到产业化之间,隔着一道难以逾越的“死亡之谷”:实验室追求的是高精尖,大生产需要的是稳定性。“试验了无数次,中途数次想要放弃,但都是一念之间。庆幸我们最后走出了‘死亡之谷’。”徐世中说。
2010年8月,碳元科技正式成立,成为国内第一家、全球第三家量产人工合成高导热石墨膜的企业。其生产的高导热石墨膜,是目前世界上散热最快的膜。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行业对于石墨膜这种新鲜事物持保留态度。徐世中拜访客户时,都随身带着打火机,以便随时在客户面前点着石墨膜,让他们真切感受到石墨膜强大的散热功能。他形容自己,“就像个马戏团的魔术师”。
真正的转折点,出现在2011年8月。距离雷军的小米手机上市还有7天时间,手机的发热问题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碳元通过微博私信雷军,介绍自己的新型石墨烯散热膜产品,并因此获得了与雷军的10分钟见面机会。雷军当场订下1700片石墨膜的订单,并全部用在了发布会上展示的小米手机中。
碳元随着小米手机的一炮走红打响了知名度,随之而来的“搭便车效应”很快显现。“三星主动叩开了我们的大门。”徐世中介绍,截至目前,碳元服务于国内外多家手机及平板电脑厂家,主要客户有华为、联想、OPPO、三星等,涵盖了手机行业一半以上的厂家。
“二次掘金”瞄准液态金属 处于“全球首个”的“前夜”威尼斯平台登录
2011年,武进创全国之先,布局石墨烯产业,越来越多的资源涌入石墨烯新“蓝海”。当行业后来者追赶的步伐尚未临近,徐世中已经马不停蹄地布局下一个战场。“要走在前面,走在后面就是亦步亦趋了。”
他带着团队去美国、日本考察过碳陶刹车系统,也曾涉猎“汽车尾气颗粒收集系统”……最终在2014年选择了液态金属,在科教城成立了常州世竟液态金属有限公司。“当时,国内才刚刚听闻这种新材料。”
什么是液态金属?它被美国陆军拿来做穿甲弹的弹头、被NASA拿来做Genesis宇宙飞船上的太阳风收集器、被BP拿来做钻油平台的钻头。“通俗来说,液态金属具有高强度、强耐腐蚀性、生物相容性等特点。”徐世中打了个很生活化的比方,“你戴的眼镜架、首饰这些易磨损的东西,都可以利用液态金属,而且不容易过敏。用液态金属制成的手机摔在地上会有坑,但不是手机,而是地面。”
最近强势杀入手机市场、被誉为“刚过诺基亚,硬过钛合金”的全球首款液态金属手机——图灵手机,就有徐世中团队的印记。“图灵手机中的13个金属部件由我们提供,不仅如此,美国一家企业生产的牙科用医疗器械外壳,也用到了我们的液态金属。”
据了解,关于液态金属的研究,尽管国外早已开始,但大规模量产一直没有实现。今年年初,世竟与美国液态金属发现者Liquidmetal
Technologies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可以预测,在未来的电子产品、体育用品、医疗器械,乃至家具用品中,液态金属将占据十分重要的位置。目前,我们正在跟国内各家厂商进行洽谈,争取成为这个全新领域的布局者。”徐世中信心满满。
从石墨膜到液态金属,徐世中带领团队不断在新材料领域开疆辟土。如今,他们研发的液态金属已经处于大规模量产的边缘,有望成为全球首家大规模量产液态金属的企业。
另类掌门“掘金”有道 专注创新只为极致与梦想湖州市技术立异网威尼斯平台登录。
外界给予徐世中的“标签”,首先是创新的执行者和见证者,其次才是企业的创办者和经营者。这位技术出身的老总,一年里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住在公司。他将不擅长的企业经营管理交给伙伴,自己则专注于“老本行”——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
他会直言创业初期的产品“很Low”,即便那是他花费一年半时间的心血结晶。快节奏的电子行业,每天都有难以计数的新产品出现,为其配套的碳元面临着很短的产品生命周期和开发周期。停一停?等一等?都不行!在他看来,保持不断的创新,才能获得长期的发展,具有正向的“马太效应”。
目前,碳元科技已经研发成功了一套完整的人工合成高导热石墨膜生产工艺路线,生产的人工合成石墨产品导热率达到1800—1900W/m.k。其间还承担了国家发改委高导热石墨膜中小企业技术改造专项、江苏省科技支撑计划及成果转化项目,拥有66项石墨散热领域的技术专利,其中授权的发明专利23项、实用新型21项、外观专利2项。
“之所以敢说自己以前的产品Low,是因为后来的每一次创新,产品都在变得更新、更好,每一步都在更接近极致。”徐世中说,“以创新为媒,推动产品走向极致,才是在瞬息万变的时代里以不变应万变的不破真理。”这,才是碳元坚持的工匠精神。
很多时候,创始人心态是创新的动力。相比创业初期整天埋头在实验室,徐世中现在已经算“清闲”的了。以他为核心的碳元研发团队,平均年龄仅23岁。“我更多时候只是提出一个方向,由他们去执行。”而事实上,他经常亲自上阵,告诉团队“如何做”。
自身经历使然,徐世中特别欣赏有创新精神的人。去年,碳元发起成立“梦想工场”众创空间,联合联想之星、中科创客学院、首科众筹等优秀创新企业,搭建新材料新工艺及应用的科技创新平台、企业孵化平台、创业投资平台,为国内外本领域科技人才和创业团队开展研发测试、转化科技成果、孵化科技项目、创办科技企业提供服务,解决他们的创业难题,实现多方合作共赢。
截至目前,梦想工场已经参与投资了碳元绿建、世竟液态金属、阿木奇等多个项目,预计今年实现产值近2亿元。“我们不怕培育竞争对手。”徐世中说。在梦想工场,阿木奇声学的创办者何朝阳对他“放话”:“不久的未来,我们也会成为另一个‘碳元’,拥有自己的大楼。”在外界看来,如今的徐世中之于这些创新型企业,就像当年的雷军之于碳元,一次机会将带来无限可能。
采访手记
相对于企业家这个身份,徐世中更像个创新的狂热爱好者,说起新事物来眼睛放光。人群散去,他通常会去休息室下一碗面条。吃面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刷刷手机,看看最新的科技资讯。再有时间,会听听郭德纲的相声。他和记者分享了一个老郭的段子:有记者采访郭德纲,“你就不担心有一天创作灵感枯竭了?”郭德纲说,“你见过哪个炸油条的担心自己失业的?我们练的是这门手艺。”
“老郭是个有工匠精神的人。”他说,“碳元,是家有工匠精神的企业。”

石墨烯,世界最薄的万能材料,有“黑金子”美誉。2008年首次接触石墨烯之后,徐世中便与这一材料结下了不解之缘。
2010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科学家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因为在石墨烯材料方面的突出贡献,被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诺贝尔奖。一时间,石墨烯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但是,从实验室到大生产,中间隔着一道难以逾越的“死亡之谷”。
在武进西太湖畔,徐世中和他的团队演绎着关于石墨烯的新传奇:短短5年时间,碳元科技成为最早将石墨烯产业化的企业。由他们生产的手机散热片,已经占领了国内60%的市场份额。
探寻一条无人涉足的路
阳春三月,正是西太湖草长莺飞的时节。位于兰香路的碳元科技新厂区,同样洋溢着春天的气息。生产车间里的繁忙,如春天一般充满了收获的希望。
这是徐世中的第六次创业,也是最艰辛的一次创业。因为让石墨烯产业化,是一条还不曾有人涉足的艰辛之路。碳,是一种在地球上分布最广的元素,它的不同形态所展现的特异性能越来越引起大家的重视。在科技界,碳绝对称得上是“百变星君”:它既可以是最软的材料,也可以是最硬的材料;它既可以是绝缘的材料,也可以是导电的材料;它既可以是导热最好的材料,也可以是隔热最好的材料……所以在材料的选择上遇到困难时,往往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碳材料。
作为“万能材料”,石墨烯有着特殊的结构和性能,可引发多个领域革命性突破,带动数万亿美元的新兴产业链。但石墨烯绝大多数时间处于实验室的概念性研发状态,如何实现批量化生产、产业化应用是一项世界性的难题。
在石墨烯材料众多的特性中,择其一而攻之,徐世中把攻关的重点放在其散热性。他和团队成员在上海一家高级实验室进行了长达半年之久的研究,最终的实验数据显示,利用石墨烯制成的石墨膜散热效果是铜的3倍、铝的5倍、导热硅胶的1000倍。如果使用石墨膜,可以大幅度延长电子产品的寿命,提高操控性能,减少电池能耗等,市场空间十分巨大。
2010年,碳元科技正式落户西太湖。没有现成的生产设备,所有的设备都是自主研发。那段时间,徐世中曾经连续一个多星期吃住在企业,度过了创业最艰难的时刻。
一条私信叩开市场大门
经过两年多的艰苦试验,2010年6月,徐世中和团队成员终于取得了石墨烯导热膜的小试成功,2011年2月中试成功。据测算,该产品导热系数高达1900W/m.k,填补了国内相关产品的空白,碳元科技成为世界第三家、中国第一家拥有此技术和具有批量生产此产品能力的企业。
但现实不容乐观:产品的推销完全没有着落,该如何寻找第一个客户?半年之后,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2011年8月,距离小米手机上市还有7天时间,可手机的发热问题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当时,徐世中和团队成员尝试给小米创始人雷军发出微博私信,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了回音,雷军让副总裁联系到了碳元科技,随后徐世中就带着样品与雷军进行了第一次会面。
现场演示的效果让大家大开眼界,碳元科技的导热膜,即使用打火机加热,加热点也能迅速降温。按照测算,手机在连续使用后温度会达到52℃左右,而碳元科技生产的高导热石墨膜可使温度降低至45℃以下,与同类产品相比,多降低1℃—2℃,是目前世界上散热最快的膜。
此次会面,雷军当即决定订下1700片订单,而这1700片石墨膜全部用在了发布会上展示的小米手机中。碳元科技的产品也随着小米手机一炮走红,不仅成为了小米手机唯一的电子芯片散热膜供应商,也引起了三星公司的注意,三星公司主动找到碳元科技寻求合作。按照三星公司的标准,产品通过他们的论证通常需要一年半的时间,而碳元科技的高导热石墨膜实际只用了半年,目前三星公司已经是碳元科技最大的客户。
向百亿目标进发
在碳元科技,“黑金子”传奇被精彩演绎。从一个只有数十人的小团队,到统领拥有数百人的现代企业,徐世中在与客户共享、与资本共享、与员工共享的过程中,行进在快速发展的道路上。
为了及时扩大生产、尽快占领市场,碳元科技在成立之初就积极与资本合作,以部分经营利益的让渡,吸引金融资本共享电子消费市场这一巨大的蛋糕,企业先后与金沙江创投、联想创投、金茂资本等长期投资高科技领域的金融机构合作。在二期项目加快建设、新研发项目不断上马的情况下,碳元科技仍保持着无银行信贷、资金流充裕的良好状态。
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开局的顺利让徐世中信心百倍,但他并未因此而沾沾自喜、停步不前,而是牢牢把握市场导向。市场变化瞬息万变,预判行业发展、产品应用趋势,扩大产品应用覆盖,不断寻找技术含量高、市场容量大、竞争门槛高、引领行业未来的产品,是他们努力的方向。
改变“单拳头”竞争的局面,在做好高导热石墨膜的同时,碳元科技不断开拓平板电脑、LED灯等领域的应用,成功开发了针对平板电脑、液晶电视、LED灯等电子产品的散热解决方案;投资2.9亿元进行工厂二期建设,及时扩大生产规模,突破产能瓶颈,巩固市场优势,力争用5-8年时间,实现产值过百亿,成为区域骨干企业的目标。
电子产品具有快消品的特点,更新换代的速度不仅体现在技术和产品的更替上,生产领域的更替也一再提速。碳元科技作为新加入市场中的“搅局者”,既面对着传统生产领域的壁垒,又要面对后继“搅局者”的挑战,如果不能通过一定的途径把从研发、生产到客户的利益固化,将难以应对更长时期的市场竞争。徐世中深知这一点。
为此,碳元科技在掘得第一桶金后,就马不停蹄地与三星、苹果、联想、中兴等重量级厂商进行接洽,将自身的技术优势向客户端传递,以石墨烯的概念价值为客户产品增值,以散热实用价值为终端产品升级开辟更大空间。同时,将自身与国际知名品牌联系在了一起,以“搭便车”的方式进一步扩大了自身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创造相互提升的利益共同体,从而提高了持续挖掘市场深度的能力。
目前,公司产品已成功打开国内国际市场,国内市场占有率达60%,国际市场占有率达20%。去年底,公司扩产,投资2.9亿元在新设8000平方米的洁净生产车间,新建10条高导热石墨膜生产线,预计将形成年产200万平方米的产能。
“未来,碳元科技会加快研发脚步,使石墨膜更轻更薄,散热性能更好。2015年,公司的目标是为全球3—5亿部手机配套,另外公司还将布局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健康产业等领域。”徐世中对碳元科技的未来很有信心。

10年5次创业成“负翁”

紧接着,徐世中又马不停蹄赶到广州,投入所有积蓄,和朋友合伙建化工厂。工厂投产之后,第一年产值就做到两三亿元。结果,两个合伙人的理念产生冲突,最终徐世中选择了离开。

2005年到2009年期间,所有赚的钱都赔掉了,徐世中两手空空离开曾经承载他创业梦想的热土。这一年,他37岁了,在传统观念里,已不再是个适合“折腾”的年纪。

“这种神奇的材料一旦投入应用,将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变革?”有着多年电子行业从业经验的徐世中,下意识地将石墨烯与电子产品联系起来:受启发于石墨烯材料优异的平面导热性能,徐世中开始了第6次创业。

碳元随着该品牌手机的一炮走红打响了知名度,随之而来的“搭便车效应”很快显现。三星、华为、联想、OPPO……截至目前,碳元的高导热石墨膜覆盖了大多数的手机生产商。

期待,碳元的故事翻开新的一页。

最美的风景,在下一站

2000年,徐世中和一个高中同学跑到舟山,正式合伙成立了一家公司。这一年,他27岁。由于项目对物流的依赖度高,所在地舟山还没有贯通的大桥,货物和原料进进出出都需要依靠船运。“一有大风,货都发不出去。现在回想,这个项目从选址、资金到人才储备全都不成熟,和投资人的沟通也不够,失败是必然的。”

外界给予徐世中的“标签”,首先是创新的执行者和见证者,这位技术出身的老总,一年里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住在公司,专注于“老本行”——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

爱爬山、爱跑步的徐世中,今年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完成1000公里。在他的世界里:最美的风景,永远在下一站。

2009年,他组建了近10人的研发团队,租用了华东理工大学的实验室,开始产品研发。当时,全球拥有石墨散热膜研发和生产的厂家仅有2家,被国外技术封锁和垄断。团队既要解决制备工艺的技术问题,还要自己研制实现工艺的设备。